新闻 | 娱乐 | 女性 | 文化 | 教育 | 卫生 | 政务 | 廉政 | 体育 | 悦读 | 艺术 | 法制 | 专题 | 财经 | 银行 | 产业 | 

首页 | 冀州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 专题 > 正文

单车“变”汽车 网约车“服务中介”好做吗? 食药监总局:小麦粉中严禁添加非食品原料

2019-10-31

  10月19日哈啰出行宣布正式接入嘀嗒出行、首汽约车平台在北京、杭州等全国81个城市同步上线出租车打车业务用户可通过哈啰出行APP或支付宝小程序实现网约出租车服务。从单车到打车升级更名后的哈啰在出行领域的布局终于被全盘托出。只是相比起我们熟知的网约车平台哈啰显得更“轻”轻的不需要招募司机也不需要申请资质。新玩法之下网约车市场格局又将如何变化?

  哈啰入局“网约车”

  但不做网约车

  更新后的哈啰出行APP在单车、助力车之外新增了打车标签。目前通过与嘀嗒出行、首汽约车的合作用户可以通过哈啰出行APP预约出租车服务。需要注明的是用户所预约到的出租车均来自合作平台。

  北京晨报记者分别于早、中、晚三个时间段尝试了哈啰出行的打车服务三位司机均表示是由嘀嗒出行派单对于所提及的哈啰出行并不了解。而整个行程中的路线、导航以及收费提示均在嘀嗒出行APP中显示。在付费时付款方与收款方也分别在两个软件中进行。

  根据哈啰出行对此次打车服务的解释哈啰更多充当了出行服务供求双方之间的平台。从嘀嗒到首汽依照这一模式哈啰出行的平台也将接入越来越多的“供应商”。

  事实上这种模式并非个例。同属阿里系的高德地图早早便从地图服务延伸出了打车服务经营。在北京晨报记者搜索前往目的地的方式时选择打车前往后高德地图的界面下端显示了出租车、经济、舒适等5种约车车型选项。而在不同车型服务下则包含首汽、滴滴、嘀嗒、曹操专车等多个出行平台选择如商务类的AA租车、神州专车与首汽约车出租车类首约出租车、滴滴出租车以及嘀嗒出租车。

  在一篇来自蓝鲸TMT的报道中哈啰出行方面曾提到并不是自我做网约车而是只接入有资质的合作伙伴。虽然入了“网约车”的局但目前哈啰出行的玩法显然不同。

  选对了时机与方法但盈利依然不清晰

  自2016年8月滴滴与优步中国合并以来网约车市场一家独大的格局基本延续至今。无论是市场份额还是品牌知名度上滴滴几乎成为了网约车的“代表”。

  根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8年5月专车市场研究报告〗截至2018年5月网约车APP市场渗透率为16.9%用户规模达1.85亿。其中滴滴出行依靠专车、快车、出租车、顺风车等多种出行服务在网约车市场占据绝对优势。其中滴滴出行APP5月月活数达9191万APP市场渗透率为13.82%。

  滴滴加速壮大的路上少不了批评与指责这些负面消息也在今年8月达到了峰值。8月31日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第二次会议确定将于9月起在全国范围内对所有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公司进行进驻式全面检查。滴滴无疑成为此轮监管活动中的目光焦点。历经一个月的“整治”滴滴带着新的安全措施、安全规定回来网约车市场也重新按下了前进键。而选择此时“入局”对于哈啰出行确实算的上一个好时机。一方面滴滴依旧留有“阵痛”而网约车行业整体也将面临更严峻的审查、管理。另一方面此前曾主动挑起网约车补贴大战的美团因筹备上市事项网约车业务也随即中止。

  相比之下哈啰出行用“出租车接口”的身份入局也将监管、资质、牌照等一系列“伤脑筋”问题避开。快车、专车面临无证或不合规车辆及人员的清退问题而顺风车又正处于舆论中心安全合法的出租车倒成为了“潜力股”。而选择嘀嗒出行的合作哈啰无疑是看中了出租车司机的资源。

  今年年初嘀嗒拼车品牌正式升级为嘀嗒出行并公开了出租车司机相关数据:认证出租车司机达18万人新增长司机占平台60%车辆达14.2万辆在已开通6个城市的出租车总量中占比超过70%。

  即便如此对于包括哈啰出行、嘀嗒出行在内的整个网约车市场健康的盈利模式仍然是一大难点。在分别对使用滴滴的快车、出租车以及嘀嗒的出租车司机采访后我们基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目前平台对出租车司机并不抽成而在快车端滴滴抽成比例约为20%。相比之下仅依靠出租车服务出行平台盈利依旧艰难。

  在此次合作中哈啰出行方面表示将设立专职客服全程跟踪、协调用户纠纷事宜同时也提到运维管理、大数据、AI算法等系统赋能方式。虽然具备足够的吸引力但效果如何也仍需时间检验。

  已有独立平台打车“服务中介”价值何在

  当北京晨报记者用同一账号分别登录哈啰出行与嘀嗒出行客户端时虽然绑定同一手机号但二者的行程、客户信息并不共享。而在支付手段上嘀嗒出行捧场微信支付、哈啰出行则捧场支付宝支付两者虽然是合作关系但本质上依然有各自的利益诉求。

  对于哈啰出行来说急需的是单车业务之外的新增长点。虽然相比前途不明的ofo与已被收购的摩拜哈啰的单车业务看起来足够健康。但久居三四线城市市场加上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对单车新增投放量的控制哈啰单车依旧顶着“行业老三”的称号。

  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8上半年中国共享单车行业监测报告〗在5月共享单车移动端应用活跃人数表现上ofo与摩拜分别以2937万与2526万占据头部而哈啰单车月活数仅为529万。

  9月17日哈罗单车宣布品牌升级正式更名为“哈啰出行”。其业务也由单一的共享单车拓展到哈罗助力车与汽车等综合业务。事实上模式联动与多元化的策略在共享单车领域早有案例。2017年摩拜曾先后接入首汽约车专车、嘀嗒出行拼车服务在广州、深圳、成都等地落地网约车服务模式也与今天哈啰相似。而在被美团收购后摩拜旗下的打车服务便“销声匿迹”。联系到美团自身在网约车市场的尝试似乎被收购的摩拜也的确没有继续发力打车服务的必要。

  依靠疯狂的补贴美团打车确实曾“伤”到了滴滴。自3月 21 日在上海上线以来据美团官方宣传美团打车上线当日订单超过 15 万单上线三日占领当地超过 30% 的市场份额。而对于哈啰出行来说若想依靠同样的方式刺激用户达到流量快速增长其背后的蚂蚁金服、阿里也将再次投入高昂的成本。不过目前哈啰出行暂时没有表现出这方面的意向。

  对于嘀嗒拼车、首汽约车等出行平台哈啰自身的用户导入自然是流量的来源而或许更为被看重的是其背后支付宝以及阿里的出行生态的潜在可能。

  北京晨报记者 张晓莉 张羽

  中新网11月6日电据国家食药监总局网站消息国家食药监总局近日印发有关进一步加强小麦粉质量安全监管的公告。公告要求各地食品药品监管部门要加大对小麦粉生产企业的日常监督检查、监督抽检与风险监测严肃查处在小麦粉中超范围、超限量使用食品添加剂的行为严肃查处在小麦粉中添加非食品原料的行为。

  公告要求取得“小麦粉(通用)”生产许可的企业不得在小麦粉中添加任何食品辅料。取得“小麦粉(专用)”生产许可的企业生产专用小麦粉时应按照〖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用淀粉〗(GB 31637)、〖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加工用植物蛋白〗(GB 20371)、〖谷朊粉〗(GB/T 21924)等相应的标准添加食用淀粉、大豆蛋白、谷朊粉等食品辅料并制定相应的企业标准报省级卫生行政部门备案。

  公告明确小麦粉生产企业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与国食品安全法〗、〖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预包装食品标签通则〗(GB 7718)、〖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预包装食品营养标签通则〗(GB 28050)等相关法律、法规与标准要求如实标注不得虚假标注产品成分不得虚假标注执行标准不得生产无标识、标识不全或标识信息不真实的小麦粉。

  公告指出严禁生产企业在小麦粉中添加过氧化苯甲酰、次磷酸钠、硫脲、间苯二酚、过硫酸盐、噻二唑、曲酸等非食品原料。小麦粉生产企业要严格履行小麦原料进货查验、小麦粉出厂检验落实质量安全主体责任。

  公告要求各地食品药品监管部门要加大对小麦粉生产企业的日常监督检查、监督抽检与风险监测严肃查处在小麦粉中超范围、超限量使用食品添加剂的行为严肃查处在小麦粉中添加非食品原料的行为严肃查处标签不如实标注小麦粉成分的行为涉嫌犯罪的及时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产品拍摄 http://www.520hsz.com

头条推荐/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业务范围 |  本网招聘 |  站点地图 |  版权声明 |  员工查询

Copyright 1997-2014 All Rights Reserved.